<sup id="jz5fl"><menu id="jz5fl"><thead id="jz5fl"></thead></menu></sup>

            <div id="jz5fl"><tr id="jz5fl"></tr></div>
              <div id="jz5fl"></div>

              <em id="jz5fl"></em>
              <div id="jz5fl"><tr id="jz5fl"><object id="jz5fl"></object></tr></div>

                <sup id="jz5fl"><ins id="jz5fl"></ins></sup>

                從京都到紐約

                • 來源:火車網
                • 點擊次數:256

                06年的假期,托高考的福,有了三個多月的假期。走遍了幾乎一半北半球的國家,即便時間很長,卻依然帶著一絲走馬觀花的心情。只是因為是與家人和朋友的自助游,便多了許多曾不可自知的感悟少了些許被強制消費的無奈。雖然沒有外國年輕人中流行的“間隔年”旅行,卻也有了一個三個月的小小“間隔年”的行程。事隔三年,重提舊事與你們分享。我一直相信,世界上任何一處經度與維度的交集都不會是孤立存在的。再美的風景也不是孤島上一座昨日才建起的花園。把它們放進地理的坐標中,會發覺它們是許許多多復雜環節中的一環;把它們放進時間的刻度中,又會明白它們之所以成為今日的來龍去脈。

                06年6月的第一站是在日本的京都。剛到京都的時候,正值朦朦的隱喻,整個城市看上去壓抑的很。也就不禁想起和歌中的那句“利休灰色的雨下個不停”。談及千利休,茶道是怎么都繞不過去的坎。他是日本首屈一指的茶道宗師。在世俗的眼睛里,他曾是豐臣秀吉的茶道師傅。從早期繁復的茶風中演變做后來草庵茶風——一草庵、陶罐、一朵隨意的插花便是千利休的全部。可見,茶在他的唇齒之間分明已不是一種飲品而是一種藝術更是一種哲學。

                在日本的日子里,沒有經意去東京似的大都市。一直覺得要品味到最傳統的味道的地方一定是“唐朝長安遺珠”般的京都。懷揣著一本川端康成的小說,在日本的那幾日里靜坐在一間間古寺旁的茶舍里靜靜消遣。他的文字無疑是最代表日本的。品讀著他文字里的凄美哀怨和婉轉,用一席草簾割斷我和外頭的現代世界,時間久了一走出來便會生出蘇曼殊當年“芒鞋破缽無人識,踏過櫻花第幾橋”的蕭瑟。

                去越南之前,它給我的印象一直停留在《獵鹿人》這部讓我不忍重看的片子。不過這個多災多難的地方如今已經恢復了平和寧靜。若不是古芝地道的遺跡,真的很難想象這篇有著江南水鄉似的土地曾經終年交織著子彈和鮮血。

                令我難忘的是西貢。我還是如很多越南南部人一樣,偏愛“西貢”這個名字而非“胡志明市”。總覺得西貢這個戴著些許法國風格的城市更與西貢這個名字貼切。買了當地人很鐘愛的斗笠和摩托車自行車一起穿梭在西貢繁華的大街上穿梭,總覺得有種時空交錯的感覺。偶遇街角的兩個彈唱的年輕人和一個當地的老人。我很驚訝于他的中文水平,更讓我驚訝的是他竟能吟出“榕樹梢頭坊古臺,下看碧海一瓊杯。越王歌舞春風地,今日春風獨自來。”的詩句究其根源才恍然明了,越南曾與中國是那么地接近,不僅是地緣更是心理與文化。

                值得一提的是越南的海岸,是讓我震驚的美麗。不亞于馬爾代夫,雖然那里我也未曾去過。

                若不是長久以來對雅典不無來由的崇拜,一定會被一下飛機看到的情景生出無限失望的感覺。因為機場的簡陋真是超乎想象,實在不能把它與美輪美奐的希臘文明聯系到一起。好在我一直不是一個會被一種情緒占據全部心情的人。安頓好一切后,趁著我們一同出去吃飯的時間終于有了逛逛的機會。作為一座活生生的城市,雅典是平凡的,甚至可以說是平庸的。但是它的光環幾百年前一直閃耀著。世界各地無數的知識分子都把希臘甚至雅典視作一個夢想中的國度,視作精神的故鄉。于是,游蕩在哪些廢墟名勝之間的我,也便多了一份感恩甚至是夢想的心情。也許是生長在水邊的緣故,總是對海濱有特殊的感情。于是,畫更多的時間留戀在愛琴海邊,撫摸它的溫柔。只是來來往往的船只中,卻不再見到傳說中的黑帆白帆。

                理想主義者若真要找尋到一處精神家園的話,古代雅典會是不錯的選擇。只不過,物是人非。走在雅典街道上的我,妄想在滿口異國口音里尋找蘇格拉底的痕跡。來雅典的游客們普遍對旅游紀念品的熱情高過我對歷史的想象。如果幻想也能成真,我寧愿這熙熙攘攘的人群都換上兩千多年前的服裝,聽著他們在哲學見地上的各執一詞,而非在為某件紀念品而討價還價。

                第一次接觸卡納萊托的時候,不是在威尼斯還是在上海的某個畫展上。所以當我真的來到威尼斯的時候,便不再流連于海明威的酒吧、莎士比亞的老橋和托馬斯曼的沙灘,而是徑直沿著卡納萊托的風景走下去。這個注重寫實的畫家甚至讓我們拿著畫布沿著他曾經走過的路看周遭的風景,都會不差分毫。以至于現代畫評家對卡納萊托的研究結論中才會有這么一條:他是個善于使用直尺和圓規的家伙,并且在一些時候還動用了描畫鏡。

                坐上貢多拉,在狹窄的河道中穿梭,不斷掠過眼前的睡眠和建筑物仿若被貼上了一層卡納萊托的材質,河水是古舊的綠,還透著淡淡的鐵銹色,房屋的墻上油漆剝落。經過的人們,面目都是不具體的,他們的服飾神態與舉止都把他們劃分為這種或者那種人群。一切都是不具體的,只有一個完整的威尼斯,把我們嵌入它巨大的畫布中。

                那次去德國,并不想在法蘭克福待得太久。拜德國便捷的交通所賜,我們來到了柏林。勃蘭登堡門和記憶教堂之后,找到了德意志劇院,我曾經的奢望是在這里看上一場豪普特曼的《沉鐘》。但是畢竟知道我不可能幸運到這程度。于是,和友人在街邊的店里坐坐,喝喝地道的德國啤酒。可能是我喝酒的樣子實在太外行,旁桌的一位年輕人用熟練的英語跟我交流,善意地指點我喝啤酒的特殊樣子。后來,我們終于結束了關于啤酒的話題,我問起他德意志劇院以及豪普特曼《沉鐘》的話題。出乎我的意料,他竟然也是個豪普特滿迷。于是越聊越開心,已經全然不覺察我表姐越來越糾結的面龐。畢竟,談論文學和喝酒并不是此行的目的。這個德國青年很熱情的要做我們的向導,在他身上,我竟然看不出一絲一毫德國人固有的嚴肅反倒是充滿了太多的藝術氣息。也許,德國這個國度之于我們的只不過是表象中的迷幻,而深層次的畢竟是我們不明了的真實,像極了德國歷來悠久的哲學。

                已不是第一次來到巴黎。畢竟欣賞巴黎是用幾年的時候都遠遠不夠的。它底蘊太深、文化太厚、歷史又太久。前兩次,曾走進遇過的故居,看他如何在充滿中國情調的房間里構思哪些名垂千古的文學名著。但是這一次,我只是很虔誠的想看看盧梭。他是怎樣在這里遺忘了夏爾梅特。

                如今,我走過的每一條街道,或許都曾有過盧梭的影子。他記載著很多很多巴黎市井與百態。哪些平凡的景色早就淹沒在城市的變遷和人們的交替的記憶中不見了。只有名人祠中藏著的他的遺骸和曾陪同盧梭一同寂靜的樹木才知道。但是盧梭的影子還是可以捕捉到的。我所接觸到的會將一丁點英文的巴黎人,有時還會讓我聯想起盧梭筆下那些個妙趣橫生的人物,仿佛兩百多年的時間并沒有改變太多巴黎人的性格。盧梭帶著兩樣發明而來,卻總是被冰冷的水澆滅。后來,他不得不離開巴黎,去了威尼斯。威尼斯的生活讓盧梭走進了政治,走向了理性。在一系列的波折字后他又重回巴黎,只不過那些真正讓他名垂千古的著作還沒有寫出。他是否想過夏爾梅特的房間已經蛛網密布。

                但是無論如何,已經被盧梭忘記了的那些滿懷情愁的語句卻在巴黎社會流傳下來。可能,這也是他未曾在那之前被巴黎接納的一種回饋吧。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旅游門戶 > 旅游攻略 > 從京都到紐約

                江西快3

                        <sup id="jz5fl"><menu id="jz5fl"><thead id="jz5fl"></thead></menu></sup>

                          <div id="jz5fl"><tr id="jz5fl"></tr></div>
                            <div id="jz5fl"></div>

                            <em id="jz5fl"></em>
                            <div id="jz5fl"><tr id="jz5fl"><object id="jz5fl"></object></tr></div>

                              <sup id="jz5fl"><ins id="jz5fl"></ins></sup>

                                      <sup id="jz5fl"><menu id="jz5fl"><thead id="jz5fl"></thead></menu></sup>

                                        <div id="jz5fl"><tr id="jz5fl"></tr></div>
                                          <div id="jz5fl"></div>

                                          <em id="jz5fl"></em>
                                          <div id="jz5fl"><tr id="jz5fl"><object id="jz5fl"></object></tr></div>

                                            <sup id="jz5fl"><ins id="jz5fl"></ins></sup>